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生活在青岛,爱上台东镇! 广告服务

台东镇网_台东镇论坛_青岛论坛_青岛社区_青岛台东镇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37333|回复: 2

崂山游击队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94

帖子

192

积分

虾皮

Rank: 1

积分
192
发表于 2017-7-24 15:5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4.png
抗战时期,在青岛的崂山一带活跃着一支抗击游击队,这支队伍就是青岛历史上有名的“崂山游击队”。在日本人先后两次占领青岛的十几年时间里,崂山游击队给小日本制造了很多麻烦。因此,日本人绞尽脑汁要消灭这支抗日队伍,可是直到日本投降离开青岛,也没有奈何得了这支抗日的队伍。
抗战胜利后,崂山游击队被国民党政府收编,成为青岛保安总队,也就是老青岛人常说的“青保”。



在抗战时期的那几年,崂山游击队的司令,也就是崂山游击队大当家的,在他的身边有两个年轻帅气的贴身勤务兵,他们是亲哥儿俩。他们,一个是我的二舅,一个是我的三舅。说起我的两个舅舅在崂山游击队当差这件事儿,首先还得先从崂山游击队这支队伍说起,当然,也先得从崂山游击队的这位大当家的说起。
当年的崂山游击队是穿着老百姓服装的一支队伍,他们经常活动于崂山地区以及青岛郊区的农村,所以他们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。我姥爷家就在青岛的近郊,家境虽然不富裕,但也算是生活过得去的庄户人,因为姥爷的几个儿女在青岛纱厂当工人。
那时候的纱厂工人经常拿的不是工资,而是粮食,到了发工资的日子,到手的一般都是几袋子面粉,加上姥爷是个勤快的庄户人,所以家里的口粮还是不缺的,因此,我的舅舅们都有机会上私塾,我的二舅和三舅也都是上的私塾,他们俩是很聪明好学的孩子。
因为哥俩有点文化,长相也帅气,被这位崂山游击队司令相中了。他带领随从去了我姥姥家,对我姥爷和姥姥说,他很喜欢这哥儿俩,要招他们到队伍上,跟在他的身边当勤务兵。
姥爷和姥姥一个劲地摇头,坚决不同意,因为这哥儿俩在家里已经是整劳动力了,舍不得让他们去干那个,再说那年代的老人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当兵。
这位崂山游击队司令一个劲地说好话,说是绝对亏待不了两个孩子,说他是真的喜欢他们哥儿俩。
看人家游击队司令官好话说了那么多,说的又那么实诚,更主要的是姥爷和姥姥看见司令带领的那些人手上那乌黑的枪,犯晕,于是姥爷和姥姥只好同意了。就这样,二舅和三舅就跟随了这位崂山游击队的司令,当上了他的贴身勤务兵。



后来呢,家里的农活实在忙不过来,有一天当这位游击司令领着队伍来到我姥爷村里的时候,姥爷和姥姥找到了他,说家里实在忙,缺人手,能不能让他们回家务农,不在队伍上干了。
听到我姥爷和姥姥所说的话,这位司令寻思了一会儿,说:你们家里的难处我知道,可是我实在喜欢他们,舍不得放他们回家,要不这样吧,你们领回去一个,我留下一个,哪个走哪个留,你们决定吧。
只能这样了!斟酌了半天,姥爷和姥姥领着二舅回家务农了,三舅则继续留在了队伍上。谁成想,这一走一留,从此他们兄弟俩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三舅在崂山游击队,一直干到抗战胜利,游击队被国民党政府收编了,编制是青岛保安总队,三舅当了一名班长。
解放战争打了三年,国民党被共产党打败了,只好撤离大陆了,青岛则成了国民党军队最后逃离大陆的一个重要码头。
我三舅所在的青岛保安总队也成了这支溃逃大军中的一部分,国民党军队撤退时不但所有的部队都要跟着走,还满大街的抓壮丁。



那天,1949年6月1号,我二舅母正在村头的马路上走着,一辆一辆的军用卡车拉着国民党官兵们从她的身边疾驰而过,朝着青岛市内方向驶去。忽然,二舅母听到有人喊她,她抬头一看,原来是我的三舅。
只听三舅在喊:二嫂,回家告诉咱爹娘,就说我们的队伍开拔了。
二舅母赶紧问他:三弟,你们这是去哪儿?
三舅没听到,一辆辆的军车疾驰而过,汽车的轰鸣声掩盖住了二舅母的喊声,再说,就算是三舅听到了,他也无法回答,因为他们这些当兵的根本也不知道这是要往哪儿去,他们还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换防呢!
这些拉着国民党官兵的大卡车,直接开去了青岛的军港码头。到了码头之后,车上的国民党官兵全部登上了停泊在那里的几艘军舰。很快,那些军舰就驶离了码头,停泊在了离岸边很远的地方。
第二天,6月2号,青岛解放了,那些离岸边很远的军舰,停泊在解放军火力够不着的地方。军舰上的国民党官兵,还有从马路上从村子里抓来的壮丁们,都站在军舰的甲板上,远远地望着青岛的海岸。
三舅他们的眼含着泪,眺望着陆地,因为此时他们已经知道,国民党战败了,要跑了。可是,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青岛,回到亲人们的身边,没有人知道答案。这答案,三舅一直等了整整四十年,才等到。
那些国民党军舰一直到6月4日,才恋恋不舍地开走了,那些被抓来的壮丁们站在甲板上,哭着喊着,眼看着青岛的大陆岸越来越远,看不见了。要知道,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从大街上被抓来的,有的是出来赶集或走亲戚串门的时候被抓的,他们的家人还根本不知道他们被抓了壮丁啊!亲人们不知道,又无法给家里送信,这一走,何时才能够还乡啊!妻离子散这个词用在这些可怜的人们身上,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。


我三舅所在的那支部队去了海南岛,他们在海南岛经历了水土不服和传染病,经历了解放军的沉重打击,最后剩下没有多少人,很快就都撤到了台湾。后来听三舅说,当时国民党军队逃到台湾的时候,号称八百万军队的国军只剩下了六十万,这其中还包括许多刚抓来的壮丁。
在台湾刚一上岸,舅舅就被提拔为排长,当时,蒋介石为了安抚军心,同时也是为了站稳脚跟,下令所有到达台湾的军人只要有职务的,每人官升一级。
后来,三舅被派到了金门前线,成了一名军需官。作为面对大陆最前线的一名军需官,工作也是很特殊的,他负责为那些潜伏到大陆这边,到边防一带或到内地某地刺探解放军的军事情报,以及打探大陆各地发展情况,为国民党反攻大陆做先遣部队的那些派遣特务们配备物资装备。
也就是说,当年那些前往大陆执行潜伏任务的特务们随身所携带的一切,都是由三舅他们负责安排的,这是后来三舅亲口告诉我的。
关于台湾往大陆派遣特务这件事,我曾经和三舅聊起过:你们当时真的以为国民党能够反攻大陆,再坐江山?
三舅说:一开始,真信,而且是深信不疑,因为老蒋一心要反攻大陆,所以他也是下了大本钱的。后来,慢慢地,我们就不信了,因为带回去的消息都令我们很失望。
想起小时候听到的那些抓特务的故事,我开玩笑地说:三舅,我好像记得你们那边派来的特务们基本上都被我们给捉住了,而且你们的意图我们这边也很清楚,防范得很。
三舅笑了,幽默地说道:来来往往的很多,被捉住的还是极少数。
我笑了,三舅也笑了。我又问三舅:你们那些人带回去的情报有用吗?
三舅回答说:派出去的那些人回去后悄悄对我们说,大陆很难攻得进,共军越来越厉害了。
顿了顿,三舅又说:其实我们这些普通军官们并不是为的什么反攻大陆,我们想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家乡,和亲人们团聚。当我们知道反攻大陆只是一场梦之后,知道回大陆已经是遥遥无期了。所以,不久之后我就离开了军界。后来,我娶了一位高山族的姑娘,成了家,再后来,就有了你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
再说说我二舅。当年,二舅跟着姥爷姥姥回家后,就跟着姥爷料理庄稼地里的活儿,一直到青岛被解放,他就是一个种地的淳朴农民。
解放了,工作队进村了。因为二舅很聪明,读过私塾,有文化,又见过世面,所以工作队把他封为村主任,二舅成了一名村干部。这样一来,我二舅在村子里也算是一个人物了,他工作很积极,很受上级赏识。
可是好日子没有过上两年,政治运动开始了,因为二舅曾经干过崂山游击队,而崂山游击队这支没能被收编了的抗日队伍,解放后是被视作“土匪”来对待的,所以我二舅就成了“坏人”,他被撤掉了村干部。不久,他又被戴上了一顶压了他三十年的帽子:历史反革命!打那以后,二舅就成了人民的罪人!他成了历次政治运动被批被斗的对象!
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时候,我总喜欢跟着哥哥姐姐在大年初二的那天去郊区的舅舅家,这也是我们青岛地区的风俗,大年初二要去姥姥舅舅家走亲戚。我去了之后,就留下不走了,因为舅舅很疼爱我,我一去,他就不让我走了。我在舅舅家一住就是好几天,有时候快到正月十五了,我才恋恋不舍地乘坐郊区公交车回自己的家。
每次我们去的时候,二舅和二舅母总会在村口等我们,把我们接到家后,二舅就要和村里其他的几个“牛鬼蛇神”一起去扫大街。我那时年纪小,不懂事,我跑到街上看到舅舅在扫大街,还看到村子里的民兵呵斥舅舅,看到他们对我的二舅推推搡搡的、骂骂咧咧的。
看到那些场面,我的心里很难过。二舅扫完大街回来的时候,我就问他为什么那些人欺负他?舅舅淡淡一笑,说:孩子,我没事。你今后不要去看我扫大街了,外面那么冷。
看到舅舅那冻得发青的脸,还有手上那冻裂的口子,我真想哭,尽管那时我很小,但是我知道,这就是舅舅无法抗拒的命运,我无能为力,所以我更加亲我的二舅了。
二舅和二舅母一生没有自己的儿女,他把自己的外甥们,尤其是我这个小外甥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。尽管他们家里很穷,但是每年春节我去他们家的时候,舅舅和舅母总会做出很好的饭菜来。
我小时候很顽皮,属于好动的男孩子,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很疲乏了,懒被窝,常尿床。为了防止我尿床,二舅晚上睡不了个安稳觉,他不时地喊我起来上厕所,就像我的父亲一样。
二舅经常在我的眼前提起他的三弟,他说:在他的九个兄弟姐妹中,他和三舅的感情最深,因为他们俩从小就是铁哥们儿,在私塾里一起上学,在崂山游击队的时候并肩作战,后来虽然分开了,但是三舅经常回家,也还是常常碰面,所以他们俩的关系一直很铁。
二舅说:他这一辈子没有别的奢望了,只想在有生之年再见他的三弟一面。
那一年,大陆和台湾开始解冻了,在台湾的三舅通过朋友与家里联系上了。1989年的一天,三舅转道日本,回到了阔别整整四十年的青岛,他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大陆亲人们。可是令三舅遗憾的是,我的姥爷和姥姥以及大舅、大姨和二姨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但是令三舅欣慰的是,迎接他的亲人们的队伍达到了二百多人,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家族。
三舅见到了失散整整四十年的二舅,他们老哥儿俩拥抱在了一起。当年两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儿,此时却已经是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!他们热泪涌眶,他们感谢老天还能够让他们在晚年的时候再次见面,他们有说不完的话,几乎每天都厮守在一起,每次的走亲访友,老哥儿俩也是形影不离,老天是仁慈的,至少对他们俩是这样的!

       看到青岛有这么多的亲人,三舅对大家许诺说:我以后每年至少回来一次,直到我动不了的那一天!三舅实现了他的承诺,每年回青岛一次,有时候还不止一次。可是我那苦命的二舅,却没有了那样的福分,在我三舅第一次回大陆探亲返回台湾后不久,二舅突发心脏病,离开了这个对他很不公平的世界!但是令我感到欣慰的是,二舅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三弟!二舅没有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!
三舅还在一年又一年地实现着他的承诺,他频繁地来往于台湾与大陆之间,尽管每次回来都要绕道香港,因为台湾和大陆之间还没有通航。
后来,台湾与大陆通航了,但是与青岛一直迟迟没有通航。这样一来,每次的绕道要多花去三舅很多的钱,因为他并不富裕,他是一个依赖着退伍军人“终身俸”,也就是我们大陆这边所说的“退休金”度日的老人,但是他依然坚守着他的承诺。二十年间,三舅回青岛二十多次!直到那年,他去世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

主题

52

帖子

119

积分

虾皮

Rank: 1

积分
119
发表于 2017-7-24 18:1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藏慢慢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8

帖子

29

积分

虾皮

Rank: 1

积分
29
发表于 2017-7-29 08:5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 ©2013 taidongzhen.com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Powered by Discuz! X3.2 鲁ICP备14023920号 小黑屋

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,不代表青岛台东镇立场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 

平平安安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